快訊| 電商| 物流| 科技| 創業| 運營| 科普| 財經| 文娛| AI| 物聯| 品牌| 會議| 政策| 經商| 時尚| 健康| 家居| 金融| 農業| 汽車| 5G| 房產| 百科| 生活| 游戲
?
首頁 ? 資訊 ? 電商 ? B2B ? 【芯調查】弘芯后又見598億元芯片項目爛尾,操盤者“曹山”首度回應爭議

【芯調查】弘芯后又見598億元芯片項目爛尾,操盤者“曹山”首度回應爭議

放大字體??縮小字體 時間:2021-05-21 16:58  ??來源:艾兒柏塔電子煙  熱度:74
近年來,我國集成電路產業投資額最大、宣稱總投資超1800億元的兩個12英寸項目正先后成。。。
 近年來,我國集成電路產業投資額最大、宣稱總投資超1800億元的兩個12英寸項目正先后成為湖北武漢和山東濟南的痛疾,而在這兩個面臨同樣遭遇的項目背后,一位名叫“曹山”的神秘人物深陷輿論暴風眼。

2017年,號稱總投資1280億元的弘芯半導體在武漢正式注冊成立,“曹山”當時負責該項目的招兵買馬工作。然而在2018年底,此人突然從武漢隱退,并于數月后在濟南撬動了另一個12英寸代工項目,即總投資598億元的濟南泉芯。彼時,業界已經對這兩個來路不明、投資金額巨大的半導體項目心生疑慮。

直到2020年,武漢弘芯爛尾的報道鋪天蓋地,這讓濟南泉芯被一同擺上了臺面。兩個項目之間的關聯引人遐想,有人認為,“曹山”離開弘芯系卷款潛逃,之后在濟南又故技重施。還有媒體報道稱,“曹山”長期借用老家司機的身份行騙,曾利用臺積電副總、宏碁駐美國紐約第一任副總等偽造名片四處推銷自己,并欺騙蔣尚義接盤弘芯。

在沉默良久之后,“曹山”在近日接受了集微網的采訪,并一一回應了有關他和兩個超大規模半導體項目的傳聞。

“曹山”的真實身份是安徽典創電子董事長鮑恩保,他告訴集微網,在弘芯和泉芯兩個項目中進行工商登記的“曹山”,其實是他的一位同事。

“為了給弘芯和泉芯兩個項目組建核心團隊,我需要頻繁往返于大陸和臺灣之間。出于安全考慮,不得不讓同事‘曹山’代持研發團隊的技術股。”鮑恩保強調,“由于核心團隊臺籍偏多,且競業限制協議期內不便進行工商登記,因此只能通過勞動合同約定,待企業正常運轉并產生利潤之后,再給競業協議期滿的臺籍骨干分配股權。”

鮑恩保還表示,自己從未印刷和使用過偽造的名片,蔣尚義的加盟也與自己毫無關系,兩人素未謀面。一位蔣尚義身邊人士也向集微網證實,蔣尚義加盟時曹山早已離開弘芯,雙方沒有任何交集。

“由于與弘芯高層路線方向不一致,我便于2018年11月離開了公司,并將夏勁秋在內的部分核心人員帶往濟南,參與成立泉芯。”鮑恩保如是說。

鮑恩保表示,當時濟南泉芯經過了省、市、區三次專家論證,專家涉及中科院院士、行業專家等,其中包括某半導體領域上市集團總裁。集微網向該專家團成員求證時則被告知,當初眾多專家都認為此項目風險太高,不建議開展。

然而,項目的主導方卻對專家的建議置若罔聞,執意冒險一試。于是,泉芯在政府資金的大力支持下貿然起航……

598億項目病危

天眼查公開信息顯示,泉芯成立于2019年1月底,當時的三大股東中,除了“曹山”作為法人的逸芯集成電路(珠海)有限公司,其他兩大股東濟南高新控股集團有限公司(下稱:濟南高控集團)和濟南產業發展投資集團有限公司(下稱:濟南產發集團)都隸屬于濟南國資委。

作為山東省當時注冊資本最大的半導體企業,泉芯入選了山東省發改委公布的新舊動能轉換重大項目庫第二批優選項目名單。該項目環評報告顯示,泉芯將建設12英寸12nm邏輯集成電路制造線,年產48萬片晶圓和2400件光罩。

在濟南政府大力支持下,躊躇滿志的泉芯于2019年一季度便開始動工。而如今,施工兩年有余的12英寸廠才剛剛完成了打樁,更有17億元訂購的設備無處安置,這讓望子成龍的濟南政府勢成騎虎。

泉芯員工李明(化名)告訴集微網:“公司處境愈發艱難,上(4)月起已開始停發工資,逼迫員工離職。”

圖:泉芯12英寸廠區

對于泉芯現在的困境,周圍其他項目的施工方并不感到意外。“這個項目建設期間多次更換工程總包,包括中建一局、中國二冶和現在的中建五局,這在建筑行業十分罕見,顯然該項目長期存在著巨大風險。”泉芯廠區周邊某項目負責人告訴集微網,“在更換工程總包期間,還曾出現了多次拖欠農民工工資的情況。”

對此,鮑恩保表示,泉芯的廠房建設資金主要由濟南高控集團來承擔,而后者希望先建廠后付款。但中標的工程總承包商都不愿墊付工程款,最終濟南高控集團未能與施工方達成融資條件,這才導致泉芯多次更換工程總包。

廠房未見一磚一瓦,但這并未影響泉芯前行的腳步。在濟南高控集團與工程總包周旋期間,泉芯訂購了大量半導體設備。集微網從供應鏈獲悉,泉芯已經下單了3臺ASML光刻機、5臺應用材料設備和若干KLA、SEMI LAB的機臺。目前,所有設備還無法完成交付,如果毀約,設備商將從泉芯支付的17億元設備定金中扣除17%的違約金。

沒有廠房和產線,泉芯的400余名員工只能在濟南市高新區的漢峪金谷和齊魯軟件園辦公。一位知情人士告訴集微網,泉芯在實驗室購置了5臺測試設備,該公司還曾與比利時IMEC達成技術合作,委派團隊利用IMEC設備開發驗證工藝技術,并向后者付費流片,工程師們再對返回的芯片做量測分析,進行理論研究。

對于雙方合作,IMEC的發言人未予置評。

由于工程師的日常工作需要用到EDA軟件,泉芯特地向供應商申請了免費的友情試用版軟件,以供員工使用。據李明透露,如果到期未下單,則泉芯現有的EDA軟件將全部失效。

理論研究顯然無法給泉芯帶來任何收益,泉芯反而還需要承擔高額的人力成本。據李明透露,在400余名泉芯員工中,有180名左右是臺籍工程師,這些臺籍工程師的平均月薪在5~10萬元。

今年4月,泉芯突然宣布,停止發放全體員工工資。與集微網此前報道的其他爛尾工程不同,泉芯停薪并非資金鏈斷裂,據鮑恩保透露,該公司目前賬上仍有6~7億元存款。

關于停薪的真實原因,李明告訴集微網,泉芯副總經理夏勁秋曾口頭通知各部門領導,有兩家公司有意接盤泉芯,但兩個團隊都不愿接收任何泉芯員工,因此不得不用停薪的方式來遣散員工。集微網向一位知情人士確認時被告知,夏勁秋所說的兩家公司分別是華虹宏力和IBM。

隨著員工陸續離職,如今的泉芯已然“病危”。而業界更為關心的是,曾被濟南政府寄予厚望的泉芯,究竟為何會走到今天這一步。

病因

鮑恩保認為,是國外勢力為了阻止中國半導體產業超車,利用媒體和輿論來延緩項目建設進度,并最終打垮了他在泉芯辛辛苦苦組建的團隊。

濟南方面的一位知情人士則對這種說法嗤之以鼻,在他眼中,鮑恩保才是泉芯項目的絆腳石。因為鮑恩保始終未能履行出資承諾,泉芯僅依靠政府投資緩慢推進,而當政府無法再繼續追加投資后,泉芯只能走向覆滅。

根據泉芯股東濟南高控集團2020年度審計報告,濟南高控集團至今已向泉芯實繳注冊資本金2.37億元,用于支付工程建設款,同時為泉芯提供了13億元的抵押貸款擔保,累計提供的資金已達到15.37億元。

而據知情人士透露,泉芯另一股東濟南產發集團也向泉芯實際注資了5億元,并向泉芯借款13億元。另外,濟南市政府專門協調成立的濟南集芯基金還向泉芯投資了25億元。這也意味著,濟南市國資委旗下公司對泉芯的整體投資就高達59.7億元。對比之下,持股42%的逸芯卻始終未曾有過出資記錄。

鮑恩保也承認,除了初期按照協議的200萬元投資,該項目后期所有費用都是由濟南政府承擔。

一位知情人士告訴集微網,按照泉芯的股權結構,鮑恩保原本需要自籌10億人民幣。然而,弘芯爛尾后,“曹山“二字已很難獲得投資人的信任,因此鮑恩保始終未能幫助泉芯爭取到任何投資。

對此,鮑恩保則表示,持股42%的逸芯系技術入股,按照協議約定和公司章程,自己并沒有自籌10億人民幣的義務。

顯然,在泉芯項目的建設階段,鮑恩保和濟南方面在出資意見上出現了分歧。而一則突發事件,更是斬斷了該公司唯一的經濟來源。

2020年,全國各地爆發了芯片項目爛尾潮,國家發改委進一步收緊了窗口指導專家評審。前述知情人士透露,有關部門今年年初明確告知泉芯及其股東,該公司的12英寸項目無法通過窗口指導專家評審,因此濟南政府不得再向泉芯追加投資。

失去了政府投資,只進不出的泉芯徹底斷奶。項目爛尾已不可避免,濟南方面和泉芯唯一能做的就是設法降低項目爛尾帶來的損失和負面影響。

“濟南政府和鮑恩保似乎對泉芯的爛尾早有預感,因此早在去年10月,泉芯建好的光罩廠就獨立成了一家新的主體——泉意光罩光電科技(濟南)有限公司。”李明表示,“相對而言,光罩廠的確具備完整的產線、專業的團隊和廣闊的市場。雖是不得已而為之,但濟南政府確實是走了一步好棋。”

藥方?

公開信息顯示,泉意由濟南泉芯全資控股,注冊資本5億元。不過,按照前述知情人士的說法,目前泉意的總投資已經超過36億元。

圖:獨立后的泉意光罩廠

放棄12英寸廠,保留光罩廠并將其獨立,無疑是“棄帥保車”。但也只有如此才能盡可能固定住前期投入的資金和保留人才。對于濟南政府而言,幸運的是泉意已經開始正常運營,產生營收只是時間問題。一位泉意內部人士告訴集微網:“公司發展狀況良好,且光罩產品已經開始投產,目前國內一些大客戶也表達了合作意愿。”

提起泉意,鮑恩保心中滿是自豪。

“當初是我堅決要求獨立泉意光罩廠,如果不是我及團隊在濟南政府和高新區領導的支持下忍氣吞聲、加快推進,泉意應該也會和弘芯一樣胎死腹中。”鮑恩保說。

然而在今年年初,“曹山”的名字卻從泉芯董事會中消失了。鮑恩保表示,在2020年12月泉意建設完成并實現量產接單后,他便主動向股東和政府領導提出辭職,并于今年1月完成工商變更,以減輕輿論給股東和政府造成的壓力。目前,他本人已不參與公司運營。

鮑恩保十分清楚自己和弘芯的傳言給泉芯帶來了多少負面影響,但他堅稱,自己在這兩個項目中沒有卷走一分錢,甚至還投入了所有家當和微薄的工資。

一位接近弘芯原董事長李雪艷的相關人士則指出:“李雪艷對鮑恩保已恨之入骨,曾多次向周圍的人訴苦,直言‘曹山’騙了她幾千萬美元。”

濟南方面的一位知情人士則告訴集微網:“鮑恩保很聰明,并沒有大額的貪污行為,但他在泉芯項目里還是掙了幾百萬(元)。”

對于上述說法,鮑恩保強調完全是子虛烏有,自己愿意接受相關部門一查到底。

關于鮑恩保個人的盈虧暫時無從考證,但毫無疑問,弘芯和泉芯這兩個大型爛尾項目對當地政府的半導體產業布局都帶來了巨大沖擊。好在弘芯目前已被武漢政府全盤接管,收尾工作正逐步展開。濟南扶正泉意似有絕處逢生之意味,但具體成效還有待時間的考驗。此外,泉芯斥資17億元訂購的設備如何處置,仍是濟南政府的一大難題。

近幾年來,我國半導體項目簽約落地的聲音大,投產的雨點小,動輒數十億元政府投資被白白損耗。政府投資和補貼并非我國特色,放眼歐美、日韓,各國發揮財政力量扶持半導體產業發展的現象由來已久,在全球經濟數字化轉型和產能緊缺的當下,各國對半導體產業的財政補貼規??涨?,尤其是晶圓制造領域。

在這場如火如荼的半導體軍備賽中,中國半導體產業應更合理、更有效的利用好政府政策和資金,依照國家發展改革委新聞發言人孟瑋提出的“主體集中、區域集聚”的發展原則,優化產業發展環境,提升產業創新能力和發展質量,以避免低水平重復建設帶來的資源浪費和其他風險。

關于【芯調查】弘芯后又見598億元芯片項目爛尾,操盤者“曹山”首度回應爭議的要點介紹,希望對大家了解【芯調查】弘芯后又見598億元芯片項目爛尾,操盤者“曹山”首度回應爭議有所幫助,如有侵權,聯系我們37442552@qq.com。
?
你可能感興趣:
?
什么是目標關鍵詞

2021-06-15

目標關鍵詞就是指經過關鍵詞分析確定下來的網站主打關鍵詞,通俗地講指網站產品和服務

企業該如何讓SEO快速見效

2021-06-15

一、見效時間很明顯,這點點擊付費廣告完勝,只要交錢就上,SEO通常都需要數月才能產

為什么網站一直不出排名?

2021-06-15

  1、更新內容  做優化的都知道內容為王,一個網站不更新內容,搜索引擎的蜘蛛漸

網站TDK優化要注意什么?

2021-06-15

  T標題標簽  基本上網站的標題(title)都是利用網站的關鍵詞+網站公司的名稱來

新網站從域名選擇到網站調整注意事項

2021-06-15

  1.域名選擇  很多朋友都會想,不就是一個網站域名嗎,這有什么的,就會隨便購買

網站地圖Sitemap的職責

2021-06-15

在網站優化中,最開始設計的網站地圖Sitemap并不是為了迎合搜索引擎,初始目的考慮的

網站收錄正常但是關鍵詞排名不出現是什么問題?

2021-06-15

  造成網站收錄正常關鍵詞排名不出現的原因分析:  網站標題或者內容堆砌關鍵詞 

如何提升網站排名?

2021-06-15

  1、新站上線之前  我們網站上線之前一定要設置好網站的標題關鍵詞和描述,這些

怎么做才能把網站從被k的泥潭中拉出來?

2021-06-15

  1、現在的網站優化,要自然些,不要刻意的去做優化,尤其是網站的logo圖片上,很

怎樣做才能打好網站優化的基礎?

2021-06-15

一、網站首頁圖片添加alt屬性標簽首頁圖片alt標簽的添加是必不可少的,而且alt標簽內

?
熱點圖文
外貿B2B發展趨勢 解讀外貿B2B平臺的四大發展趨勢

外貿B2B發展趨勢 解讀外貿B2B平臺的四大發展趨勢

酒仙網旗下酒仙團中國酒類電子商務b2b市場研討會在昆明召開

酒仙網旗下酒仙團中國酒類電子商務b2b市場研討會在昆明召開

我國首個測繪地理信息行業B2B2C電商服務平臺——“儀之寶”正式上線

我國首個測繪地理信息行業B2B2C電商服務平臺——“儀之寶”正式上線

B2B成跨境電商2.0時代發力點  跨境電商效果外貿增長紅利將釋放

B2B成跨境電商2.0時代發力點 跨境電商效果外貿增長紅利將釋放

生鮮農產品行業盛會 B2B蔬菜生鮮物流成熱門話題

生鮮農產品行業盛會 B2B蔬菜生鮮物流成熱門話題

B2B生鮮電商新銳鮮易網殺入沈陽 開拓新市場

B2B生鮮電商新銳鮮易網殺入沈陽 開拓新市場

B2B電商模式:傳統行業電商的B2B模式思考

B2B電商模式:傳統行業電商的B2B模式思考

?
經商寶 — 經商創業營銷推廣電子商務門戶 網站地圖 | 特惠服務 | 關于我們 | 人才招聘 | 聯系我們 | 法律聲明
?